蓬佩奥已成国际舞台上的一个乱源

在美国国家战略朝着冷战思想改变的历史关头,他以个人之力将这种改变一次次面向极端,成为美国对外方针的“鹰中之鹰”。世界大国中极少出现如此张狂的首席外交官,他推翻了外交的传统意义,把美国国务院变成了发动对外进犯的大本营,他已经成为威胁世界平和、专门给有各种对立的大国及首要国家之间燃擦火星的人。

蓬佩奥近一段时间借频繁出访制造的机会对我国、俄罗斯、伊朗等国左右开弓,极尽抹黑和镇压之能事。仅仅在我国方向,他的进犯性言语完全突破了以往美国对华外交言语系统,使用了各种狠毒字眼。此外他是煽动盟国封堵华为的最活泼说客和威胁者,在进犯我国涉疆方针方面尤其不遗余力,在香港等问题上他的所作所为更是越过了卢比孔河。他不是在搞大国博弈,而是成为了反华势力的一面旗帜。

中美联系,加上俄美和伊美联系,会很大程度上决议整个世界联系的性质,决议世界稳定仍是动乱。蓬佩奥不仅在向上述三国捅刀子,他一起在向世界捅刀子,他的言行成为对21世纪平和的特殊诅咒。

美国因为世界力量格局的变化而产生某种危机感,这本是可以了解的。但是蓬佩奥不是在经过加强沟通增信释疑,缓解各国的危机感,而是竭力将美方的危机感转变成对外仇视,用急进行动刺激世界上歹意的添加。他在世界形势整体恶化中扮演了火上加油的突出人物。

“美国再次巨大”无法是一场独角戏,它离不开与世界相对和谐的相处。过去几十年美国打的仗太多了,对外制裁和抵触也太多了,对美国的国力形成了耗费。美国前总统卡特看到了这一点,许多美国人也看到了这一点。而蓬佩奥却推着美国朝着进一步添加对立的方向走,他不是在帮助特朗普总统实现竞选许诺,而是在损坏实现那些许诺的大环境。

蓬佩奥的经历中有许多军事和情报的元素,当众议员时也没少发起对外抵触,对立好像成了他的思想定式,也成为他唯一会做的工作。只有在与中俄伊这些国家对立时,他才能找到自我,这已经成为他证明个人价值的方式。

即便对美国新的国家战略来说,蓬佩奥也走得太远了。美国国家战略视我国为“战略竞赛者”,但蓬佩奥在把“战略竞赛”偷换成“战略仇视”。这决不是相同期望过平和日子的美国公众想要的,为了让对我国的仇视主张看上去合理,蓬佩奥做了煽动美国舆论仇视我国的急先锋,他把一个又一个狠毒的标签贴到我国身上。

出了这样的国务卿,不能不说是美国政治的悲惨剧,一起也是世界政治的悲哀。世界需要警觉蓬佩奥对人类平和所形成的类似虫蛀的腐蚀,不要因为他有美国国务卿之尊,就对制造损坏力的他报以客气。他尤其打击了外交界的建设性作用,挤掉了平缓国家间抵触的名贵空间,他给外交的工作光荣抹上了很重的污点。全球外交界应当鄙视他的作为,一起讨伐之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